黑浪猫

日常图文双休









(为了表示自己还存活所以不定时会改头像XD)

一发狗罐

依旧莫得技术的我😭

有点沙雕,甜(吧?)

请凑合着食用


因为已经超了一G所以传不过来XD

b站链接请走评论↓↓↓


一辆小破车



上周想交的保护费

结果石墨崩了(……)

还是走微博吧

很短,很小,一点都不精悍

(瑟瑟发抖双手奉上)


温馨提示:

cp:Kontim,

98少正背景,

人物性格可能崩坏,请注意!!!


微博链接请走下:

https://m.weibo.cn/6658891517/4363199527216414


很久以前码的

现代普通人AU,从小玩到大的一对。本来想连着小学中学大学工作结婚中年老年一起写的,结果只写了高中的(。。。没错↓这堆不甜不咸不刀不搞笑的小辣鸡文就是了)


雅各又双叒叕被伊薇赶出去了,“无家可归”的他只好来到了亚诺打工的地方。

亚诺刚闲下来,正想坐在收银台旁歇歇,就看到一头大熊趴在木桌上,庞大的身躯占据了大半张桌面,一双演技过剩的水漉漉的绿眼睛正盯着他看,装可怜等着蜂蜜端到他面前。

亚诺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走进厨房,拿了块慕斯蛋糕和两杯咖啡,放到雅各面前。他坐到对面,问:

“又被赶出来了?”

雅各点点头,熊爪伸向蛋糕。


“叫你打架,天天惹事……”


雅各猛地抬起头来:

“我……我打架是因为……”


“因为什么?”


[那个姓多里安的小子拽什么拽,不就是长得帅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说白了就是个在咖啡店做工的,揽客的小白脸。]


……


“没什么。”


雅各低下头,整张脸几乎都要埋进奶油里。他听到银勺与瓷杯的清脆的碰撞声,咖啡混合着牛奶的香气钻进鼻腔,接着就是亚诺奚落他的声音。


“改改你那熊脾气,下次再打架惹事我可不收留你。”


“知道了……”


“今晚想吃什么?”

亚诺搅着咖啡问道,雅各的声音紧接着就响彻了整个咖啡店。


“松饼!煎牛排!小蛋糕!!!”


“那你洗碗。”


“OK成交!”

他像个小孩一样欢呼起来,坐在他对面的法国男孩微笑着抿了一口咖啡。


在厨房暗中观察的爱丽丝偷偷拍了张照片发给伊薇:


“再过几年他们就能领证来着?”


“都能住一起了还领什么证啊,直接办婚礼吧。”


你好,这里是黑浪猫╱老猫推车,是只好吃懒做不务正业的肥猫,没有理想,梦想是天天三顿肥宅快乐餐。

喜欢的有
游戏:AD钙奶四人组、AEA、肯威一家三口+鳕鱼混编cp、油炸法棍,警探组汉康、900G、720000。
漫威:贱虫、锤基,也啃一点奇异铁、盾冬、盾铁和虫铁虫。
DC:老爷一家,狂舔四只小鸟!超蝙是真爱!!!
动漫:钢炼,杀戮天使。
偶尔吃逆或别的cp,是只杂食老猫
主混圈:刺客信条、AD钙奶

我有一种神奇的能力
叫做好好的1米大长刀又变成了玩具刀
至今还在想啥时可以换个能力
最好是劳模准时更新……
(不可能的下辈子吧)
依旧日常颓废脑洞枯竭
我真的超辣🐔

如您所见
随缘更新_(:з」∠)_
高一开学长弧
顺便扩个列QQ2357102359
欢迎小窗尬聊
谢谢支持!(^_^)

温馨提示:
1、cp:狗罐。
2、设定Delsin20岁,Aiden35岁。OOC请注意。
3、依旧渣,请凑合着食用。
4、以下正文↓↓↓

[求助,我觉得,我的室友好像喜欢我。]

某天Delsin闲得蛋疼四处乱扒情感小八卦,刚好翻到了这个很有趣的帖子。

[巧了,我喜欢我的室友]

在经过一阵深思熟虑后,他打出这一行字,跟了个帖。

没过多久下面就热闹了,从性别年龄性格习性长相学习(???)通通问了个遍,Delsin才意识到自己忘发了点东西。

本人男,芳龄20,玉树临风帅到冒泡,文武双全精通游戏,现单身,有意者请私聊……

呸,这又不是相亲,越想越歪!

Delsin继续往下翻。

[哇,如果是同一个室的就好玩了⊙ω⊙]

[诶……这种概率仅为万分之一的事就不用说啦。]

[真的?那你室友是咋样的啊?]

Aiden Pearce是什么样的呢?

他总是外出,把自己裹进一件密不透风的皮风衣里,还戴上面罩和帽子;要不就是躲进房间里捣鼓电脑,半夜还可以看到从门缝透出的灯光,偶尔还能听到微弱的咳嗽声;但他也会穿着厚厚的毛衣,跑出来做些简单的沙拉或是煎蛋,在给Delsin留下一份后又回到房间里。

总的来说,是个……很不错的大叔。

[和他关系咋样?]

普通的室友关系,出入见面都会打个招呼那种(虽然能碰到Aiden出窝的机会很少),也没有好到勾肩搭背喝啤酒看球赛的程度。

当然,作为室友,他们也有过几次交流,是在电视机前。Delsin偶尔会看电视,会看Fetch推荐的爱情肥皂剧,虽然屏幕上男女主总是各种情路坎坷分分合合很烦,但每次他都会一脸好奇地看还觉得有点意思。

嗯,确实是有点意思。

某次Aiden端着碗水果沙拉在旁边坐下,边吃边看,很入神的样子,昏昏欲睡的Delsin瞬间精神了不少。

电视上的男女主正在为了离婚吵架,吵得那叫一个天昏地暗,堪比第二次世界大战。

“嘿,你……”

“你的那份在厨房。”

“不不不,我不是说这个,我是想问……”

好吧,Delsin找不到话题,便随口扯了一句:

“你觉得……他们会和好吗?”

沉默了一会儿,Aiden才回答道:

“会。”

“为什么?”

“之前那个小姑娘不是你女朋友吗?”

“她凶得要死,你觉得像吗?我都没谈过恋爱。”Delsin喝了口可乐,“你呢?”

“……没有。”

“那为什么你觉得他们会复合啊?”

“直觉。”

然后这次简单的交流就以Aiden回窝结束了。

[超小声来一句,你喜欢他哪一点啊(≧∇≦)/]

Delsin愣在那里好久,才噼里啪啦打下好长一段字。

你喜欢他什么?

是那双比祖母绿宝石还要漂亮的眼睛,亲一口可能会扎到嘴的胡渣,还是长长的随风飘进了心里的风衣下摆?

小孩子才会犹豫不决,Delsin笑了笑。

我全都喜欢。

很多很多次,Delsin捧着盒披萨,站在Aiden的房门前,想要敲门问问他要不要来一块。又有很多很多很多次,他缩回手,默默走回客厅,边打游戏边让披萨凉掉。

但在众多网友的助(song)攻(yong)之下,他终于鼓起勇气,点了一份披萨,再次站在Aiden的房门前。

他还是很紧张,手举在半空中,却迟迟不与门来个亲密接触。

Delsin你是旗子哥你是亚米克斯的骄傲你今天绝对绝对不能怂不能怂不能怂怂怂怂怂……

一通碎碎念过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还是保持着这个姿势,让披萨的热度随着香气慢慢飘散到空气中。

似乎是连门都看不下去了,吱呀地一声响,开了条不大不小的缝。Aiden站在门后,用那双漂亮的眼睛审视着Delsin。

“有事吗?”

“那个……要吃披萨吗?”

Delsin勉强挤出一个微笑。门后的中年男人看了眼他手里的披萨,说:

“进来吧。”

然后他就像机器人一样,迈着僵硬的步伐,进了Aiden的房间。

Aiden的房间很乱,桌子上摆满了东西,被子被揉成一团压住枕头,衣服在床头堆成一座小山。好在Aiden时不时会打扫一下,不然就真成垃圾堆了。

Delsin捧着披萨盒,跨过一个黑盒子。Aiden把桌上的东西推到另一边,空出个位子让Delsin放披萨,然后他拿了片披萨,坐到床上,问:

“还有什么事吗?”

“聊会?”

Aiden点点头。

“确实,做室友半年多了,我们还没试过好好坐下来聊聊。”

很好,是个好的开始,Delsin,加油!

“除了姓名性别,我们对彼此都一无所知。”

Aiden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往外看了一眼,又拉上,转身面对Delsin,说:

“不过,我明天就要搬走了。”

?!

“谢谢你的披萨。”他一脸平静地看着愣在原地的Delsin,“我还有事要忙,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麻烦不要来打扰我。”

“Aiden,其实我……”

哗啦地一声,玻璃破碎开来,Aiden弯下了腰,碎片砸到他身上,又纷纷掉在地上。下一秒,外面传来了砸门声。Aiden跑过去,抓住被吓得不知所措的Delsin的手臂,打开衣柜门,把Delsin塞了进去。

“呆在里面。”

Aiden拉上面罩,合上衣柜门,把Delsin留在了黑暗里。

非常奇怪,之后的事Delsin记不太清了,只隐隐约约记得Aiden带着他去了Eugene家。

“老天,他浑身都是血,还拖着一个脸色苍白魂像没了一样的你,我都快吓死了。包扎完伤口后他一直在打电话,按手机,再后来你在沙发上睡着了,他走过来一脸抱歉地在你耳边念叨些什么,还……”

“还什么?”

Eugene犹豫了一会,说:

“亲了你一下。”

Aiden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就连Eugene都不知道。Delsin没有在Eugene家住,第二天他回到自己租的屋子时,屋里整整齐齐,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其中也包括Aiden的房间。

但这里还留有他的味道。

Delsin坐在沙发上,披着毯子蜷成一团。电视开着,还是上次那部电视剧,欢快的背景乐响起,剧里的男主女主互相拥抱,述说着分开后对对方的思念。

Aiden的直觉很准,那对小情侣真的复合了。

他拿出手机,按了一串号码,一串他偶然看见然后拼命背下的号码。

他满怀希望。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不存在。




(在各种拖更及偷工减料之下,我码完了

Spidey!Happy Birthday!!!

还有什么能比从冰激凌里钻出来的死侍更让人惊喜的呢?
(还吃光了冰激凌)

迟到的贺图
昨天赶完今天才发
对不起很难看
色差使我快乐(滑稽)

cp:Alex × Desmond,Aiden × Delsin
爆炸升天OOC与我同在

Desmond不见了。
Alex只是出去了那么一小会,回来以后就发现卧室里的窗户被人打开了,窗框上那个清晰的鞋印说明了一切。
哦,对,Desmond会爬墙——该死的,用木板把窗户封住真是个好主意,那天就不应该心软。
两天前Alex就说过想把窗户封上,但Des坚决不同意,说什么这样做空气不流通,屋里会很闷,还没办法晒太阳(虽然曼哈顿放晴的日子少之又少)。

“拜托,Alex,我知道你爱我。”

最后那个吻让Alex屈服了。好吧,他承诺过不会偷跑出去,看他那真诚的眼神,信他一回,然后现在脸色阴沉的Mr.Mercer就要穿梭在曼哈顿的高楼大厦间找人。

而事情总是不尽如人意。

天渐渐地沉下来了,原形体几乎把每一幢楼的楼顶搜了个遍,还是没有找到白衣刺客,这让他很着急。Desmond只是个人类,在这个感染者和Hunter横行的城市里,他实在是太脆弱了,稍有不慎就会丢掉小命。
他到底在哪里呢?

“喂?找我有事?”

“Aiden,帮我个忙。”

“如果是让我来曼哈顿的话就算了。”

“不是。我找不到Des,你能帮我定位他的手机吗?”

“稍等。”

上次Alex邀请Aiden和Delsin来曼哈顿玩,然后Aiden就被这里的“民风淳朴”给深深震撼到了,从此以后婉拒一切关于曼哈顿的邀请,还买了一大堆武器来欢迎病毒原形体的下次造访。
但Alex没办法了,他不是Desmond雷达机,眼下只能向远在芝加哥的私法制裁者求助。Aiden虽然有些不耐烦,但动作还是挺快的,哒哒哒的几下就找到了Desmond的位置。

“找到了?”

“找到了,他在……”

Aiden在电话里念着大致位置,但Alex根本没在听,他看着一个穿着白色卫衣的人跑进小巷,还有几个感染者追了进去。
下一秒,电话被挂掉。Aiden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他真的很热情好客,还打算再在病毒专属豪华套餐里多加几发RPG。

这些烦人的东西真是纠缠不休!
Desmond在心里咒骂着。他偷偷跑出来,本来想找到东西就回去,结果感染者们追着他不放。也不知道是不是和Alex住久了会带上点病毒原形体的味道,回家路上他还碰到了一只Hunter,好极了,又来了一个大麻烦。
但是他并不后悔,刚开始他是这样想的。
他从垃圾箱的缝隙往外看,然后就有点后悔了,巷子里至少有十个感染者,要全干掉还是有些难度的,如果有Hunter在外面守着,成功逃跑的几率只有10%。
很低,不过还有,这就足够了。Desmond自我安慰着,他深呼吸,开始调整状态,准备突出重围。
但突然间响起的巨兽的怒吼声和巨物撞击地面的声音让Desmond捂住了耳朵,这些Hunter跑得快跳得远,一掌能把一辆小汽车拍瘪,叫声也是出乎意料的大,几乎要把他的耳朵给震掉。
外面的战斗很激烈,但结束得也很快,没过多久外面就没声了。Desmond松了口气,就在他以为浩劫已经过去了的时候,垃圾箱的盖子突然被人掀开了,有什么东西缠住了他的身体,把他拖了出来。等他反应过来时,正对上Alex那张阴沉的脸,张牙舞爪着的触手告诉他,他完了。
啊哦……

Desmond低着头,凉爽的晚风不能吹去他心中的一丝不安,他没有说话,只是在等待。
“为什么要偷偷跑出去?”
Alex铁着张脸问道。Desmond支吾了两声,才回答:
“Dana说,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就想出去找礼物送给你……”
“我的生日?”
Desmond抬头看了一眼,Alex的脸色没那么黑了,但还是皱着眉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生日有那么重要吗?”
Desmond低头,没有回答。
“那礼物是什么?”
Alex的语气柔和了点。刺客犹豫了一下,慢慢地把一直插在衣兜里的手伸出来,五指舒开来,露出他手里的东西,是一个小盒子。
Desmond的脸微微发烫,他打开了盒子,盒子里的东西闪闪发光。Alex呆住了,那是两枚钻戒。
这是Desmond在一家被Hunter砸过的珠宝店里找到的,为了进去,Desmond冒着生命危险引开占据着珠宝店的Hunter,花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这对钻戒。
Desmond看着Alex的冰山脸,想在Alex的脸上找到哪怕一点高兴的反应,但他失败了。就在他想要移开目光逃避现实时,他看到了Alex嘴角的一丝笑意。

“其实……你不用送我礼物。

“咳……我的意思是说,我早就已经已经收到了最好的礼物,你知道的。”

Desmond感觉自己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Alex抱住他,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我爱你,Des。”

是你改变了我,让我感觉自己是个人而不是怪物。

有你在我真的很开心,发自内心的那种。

我说真的,

谢谢。

——————————————————

成功迟到
A哥昨天生日快乐!
(对不起我又慢了文还那么渣orz)

——————————————————


一周后……
“Aiden,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
“Aiden!”
“……这事以后再说。”
“可是Alex和Des都要结婚了,我们两个还没有下文,每次问你你都说以后以后以后……”
Delsin不满地念叨着,Aiden没理他,把东西扔进旅行箱里,三天后就是Alex和Desmond的大喜日子了,他们要赶紧动身赶去曼哈顿参加婚礼。
收拾好东西以后,Aiden拿起手机,Alex发来一条短信,只有简短的四个字。

[东西到了。]

到那天Delsin的表情肯定会很精彩!Aiden忍不住笑了,他很高兴,一旁的亚克米斯小子说道:
“哼,之前还说再也不想去曼哈顿了,现在去那里参加婚礼还笑得这么傻……”
Aiden很期待婚礼那一天的到来,这样他口袋里的小盒子就不再是沉甸甸的秘密了。

                                                    END

——————————————————

感谢每一位看到最后的小天使!

【底特律:化身为人】天堂之外(一)

温馨提示:
1、cp:汉康。OOC请注意!
2、设定是全城免费后,康纳继续在警局和汉克工作。有一些小bug,以及我的水平渣到上天,还请各位凑合着看。
3、以下正文↓↓↓

“汉克,起床时间到了。”
“……”
汉克翻身躲开从窗帘缝跑进来扰他好梦的阳光,继续睡。康纳放下警服,坐到汉克旁边,说:
“汉克,该起床了。”
汉克哼哼两声表示明白了,身体却很老实,选择原地不动。康纳直接掀开了被子,抓住汉克的手臂就要强行把汉克拉起来。
“嘿,康纳……就让我再睡一会……”
“恐怕不行。”
“哦,jesus……你不知道在上面很累的吗?”
“抱歉,汉克,我只知道如果你还不起来我就要开启醒酒模式了。”
“Fucking Android……”汉克当然不想被赏几个大嘴巴子,他低声咒骂了一句,很不情愿地起了床。
“谢谢您的配合。”
康纳笑了笑,走到镜子前开始换衣服,他的白色睡衣是贴身款,薄得恰到好处,既隐隐约约透出身体的完美曲线,又不轻浮,让人感到一丝神秘的性感。解开扣子,上衣飘落到地上,露出雪白的皮肤和脖子上的点点红印,汉克盯着康纳的细腰,回想起昨晚的疯狂,明明被操得都快要死机了,腰却还在扭动着追求快乐,真是该死的淫荡。康纳又脱下了裤子,他光着屁股,也许是内裤在昨晚的混乱中被丢到某个角落里了。这时康纳的身体便完全暴露在了汉克眼前,汉克红着脸迅速扭开头,他的大脑及时控制住了下半身,告诉他现在该起床了而不是“趁着大好晨勃时光来一发”,这可真是为数不多的理智战胜性欲的时候。

早餐依旧没有甜甜圈,汉克边啃面包,边想等会怎么支开康纳然后去买个甜甜圈过过瘾。康纳把牛奶放到汉克面前,说:
“安德森副队长,请您尽快吃完早餐,刚才福勒警官发来消息,我们要在半小时内到达警局。”
“什么?还有半个小时?!Shit!早知道我就多睡一会了!”
“但数据分析表明早睡早起是个好习惯,不仅有利于身体健康,还能提高工作效率。”
“我更相信‘晚睡晚起身体好’,再说了,我们昨晚可没有早睡。”汉克一口气喝完了牛奶,继续说:“……还好我现在能干点什么事打发打发时间。”
汉克站起来,一步步走近康纳。老天,温和的阳光笼罩着他,他明明知道汉克想干什么,却还站在那里,露出微笑,甚至还微微歪头,一副纯洁无害的样子。大家都说康纳是个小天使(除了盖文),可他在床上的样子截然不同,他会在干完一波后对汉克说还要,平时里那副无辜的表情看上去莫名淫荡,这时汉克觉得他一点都不小天使,更像个爱勾引人的小恶魔。
现在也是一样。
“安德森副队长,我们还有二十八分钟,我想现在不是时候……”
“闭嘴。”
汉克用一个亲吻堵住了康纳的一大串话,这小子是故意勾引他的,没有反抗,还主动迎合他的动作,真是……
哦,fucking android。

在客厅里的相扑只是动了动耳朵,从厨房传出的声音表明人类们打闹得很开心,现在不应该去打扰他们。它继续趴着,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美好的早晨。

[渣得上天
我先去面个壁
溜]

就。。。用一周剪了发粮
cp是狗罐
大概就是两人因为Reggie的死从并肩作战的恋人变成了刀枪相向的敌人的故事(Delsin甚至雇了人来杀Aiden)。。。

好了这脑洞真辣鸡堡,偏偏我还剪得特辣鸡,质量差三无产品,还请各位谨慎选择食用!

b站链接走评论!

(我的天不要揍我我真的是瞎剪的剪完以后我自己都大脑当机不知道自己剪的啥了所以说这辣鸡玩意我就不打tag了我去面个壁拜拜)

下午三点,为了能在上课前拉住Aiden多问几个问题,Marcus匆匆忙忙地跑向电脑室。在路上他碰到了Delsin他们,便跑过去打了个招呼。
“嘿,哥仨这么悠闲啊。”
“嗯……”Desmond打了个哈欠,又揉了揉眼睛。
Alex:“是啊。”
而Delsin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干嘛跑那么快啊,慢慢走呗……”
突然什么东西滴到了Marcus的眼镜上,紧接着又是第二滴,第三滴……
我靠!下雨了!
Marcus赶紧把背包举到头顶上挡雨,同时加快了速度。一阵风从身边刮过,是Delsin和Alex以百米冲刺速度的n次方的速度冲向教学楼,看得Marcus都傻了。
这……

“呼……呼……累死我了。”
Delsin站在楼梯口,只觉得头脑清醒,这雨比上课快睡着时Aiden突然出现在身边还有效。一旁的Alex则皱着眉头拍去身上的水。
五秒后,他们才意识到少了一个人。
Desmond呢???

Desmond:这俩怎么跑得那么快啊我刚想说我有伞……